王啟龍:職業教育如何步入“互聯網+”時代

發布時間:2017-04-24


“互聯網+”帶給職業教育改變,體現在企—校、校—師、師—生、生—資這四大關系的巨大轉變。這些轉變將直接影響未來職業教育的內涵與規模,甚至引發職業學校教育的系統變革。從“教育+互聯網”到“互聯網+教育”,一個簡單的順序變化,卻透露出互聯網在教育領域地位的轉變。

轉變:“互聯網+”時代與職業教育四對關系

影響職業教育質量的核心要素主要有企業、學校、教師、學生和學習資源,進而構成四對關系,分別為:校企關系、校師關系、師生關系和生資關系。互聯網極有可能改變原有的職業教育關系架構,這四對關系將隨著互聯網的滲入發生系統化變革。

企業與學校——從合作與伙伴到共生與互助。校企關系是職業教育宏觀層面最關鍵的一對關系,我們往往將其定義成“合作”關系或“伙伴”關系,人力資源供給與需求將二者相對緊密地聯系在一起。隨著“互聯網+”、大數據、云計算和智能制造的發展,產業結構逐步調整,職業更迭越加頻繁,校企合作重點將向兩個方面轉移:一是圍繞人才培養的共生關系深化,二是基于區域競爭的互助關系拓展。這是由于,職業人才動態化調整將增加企業人力資源的培訓成本,大中型企業尚可自我培訓員工,中小企業則寄望于職業學校。而“零時差”的培養學校難以獨自完成,企業的配合和支持將逐漸轉為自身主動行為,企業主動實施的學徒制等培養模式將更加廣泛,使得校企關系將從“合作”走向“共生”。與此同時,互聯網廣闊的信息平臺,使得跨國、跨地域的校企合作變為可能,基于全產業職業能力的人才培養有可能成為產業鏈中的重要一環,員工的培養與培訓將逐步走向精益化和系統化,校企關系逐漸從“合作”走向“互助”。

學校與教師——從管從與主仆到平臺與舞者。在中觀層面,學校與教師的關系是影響教育實施過程和效果的關鍵。目前,教師的工作來自并主要服務于學校整體的教學管理,而未來,基于互聯網教學平臺的跨校在線教學將廣泛應用,使得教師有更多機會和精力提供專業教學服務,教師的教學服務將不受時間和空間的局限,跨校、跨區域甚至跨國的教學將成為教學常態,而學校通過購買資源和教學服務來彌補校內教師不足也將不足為奇。也就是說,教師的教學服務將不再指向單一的學校雇主,教師具有更廣闊的專業發展空間,成為盡享其樂的“舞者”。

教師與學生——從直面與傳授到多維與陌生。長久以來,教師和學生主要基于面對面的交流學習文本上的知識,體傳身授職業技能和素養,從學習形式上說,師生關系是“直面”性的。從學習內容載體的角度講,教師是學習內容的傳授者,學生是接受者。在互聯網時代,學習資源獲取渠道多樣化,鏈接師生關系的知識載體會發生本質變化。師生關系更多地向網絡轉移,并且多數集中于非教學行為,課余時間的互動將成為師生關系建立和維護的紐帶,師生關系將從建立在學習基礎上的“師徒”情感轉變為“導師—助手”關系。基于互聯網的優質在線學習資源以及在線答疑,使得職業學校的教師的專業水平面臨巨大考驗,同時引發師生面對面交流的逐漸減少,學生對教師的“陌生”感逐漸顯現。

學生與學習資源——從單向與獲取到情感與交互。學生和學習資源的關系是職業教育微觀層面最核心的一對關系。由于每一種學習資源本身所能承載的內容是固定、有限、靜態的,所以學習本身是學生對于知識獲取和技能養成等“單向”的行為,也就構成了學生與學習資源的關系。新業態下,基于互聯網的學習資源與學生之間是基于感情和交互行為的,缺少溫度和情感體驗的單向傳遞將不受歡迎,滿足不了學生多樣化需求的學習資源將難以生存。

應對:“互聯網+”背景下職業院校辦學轉型

重視、適應和用好“互聯網+”是職業教育的時代命題。擁抱“互聯網+”,積極迎合互聯網時代帶來新要求,深化職業教育的內涵改革,尤其要在學校的辦學理念、管理理念、教師信息技術能力提升和學習資源優化等方面進行系統變革。

開放辦學,探尋基于共生與互助的多樣合作。隨著互聯網時代校企“共生”關系的深化和“互助”關系的拓展,職業學校辦學更加開放,在保持學歷教育規模和質量的同時,積極融入行業企業的勞動力培訓市場,通過與企業合作舉辦企業大學,與社區共建社區學院,發展遠程教育,建設虛擬學校、網上學校,開發企業網絡課程等途徑,在學徒培養、員工入職培訓、轉崗培訓、技術升級培訓等方面發揮主導作用;同時,建立快速反應機制,及時準確掌握行業發展動態,快速調整專業設置、培養規模、課程內容,實施學制靈活的人才培養模式,降低企業的人力資源引進和培訓成本,在協助企業轉型發展的過程中擴展職業學校的內涵與外延。從人才培養的角度看,職業學校應從培養學生單一的崗位能力向崗位群能力,甚至全產業鏈職業能力拓展,將人才培養、培訓和技術服務作為融入產業鏈的切入點,作為產業鏈上游的人才供給方參與到整個產業中。

轉變理念,形成基于學生和教師發展的管理制度。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和信息平臺的完善,職業學校要逐步由“辦學校”向“辦平臺”過渡,即學校不僅是學生發展的平臺,而且是教師專業發展的平臺。由此,學校的管理重心要從服務學校的發展轉向服務學生和教師的發展,調整管理理念、機構設置、激勵機制等。在技術層面,建設管理可視化、智能化、科學化的智慧校園管理體系;構建協同辦公平臺,動態呈現校園各項數據及工作進展;基于云平臺技術開展智能化、人性化的信息推送、數據分析等服務;搭建身份認證、學習進程跟蹤、教學進程監控等系統,為管理決策提供依據。

教師培訓,提升基于信息技術的教學能力。對教師進行信息技術培訓,是轉變師生關系的重要途徑。互聯網時代,職業學校的教師信息技術培訓應側重兩大方面,一是計算機網絡應用和網絡課件制作,提高對網絡教學資源的搜索、改造和使用能力;二是移動學習終端設備與軟件的使用,提升教師遠程操作計算機和學習終端設備的能力。其中培訓形式尤為關鍵,教師只有親身體驗并實踐才能形成上述兩種信息技術能力,這就要求培訓內容要基于現有的真實的學習內容,形式是通過教師的親身體驗和操作完成的。

資源改造,開發基于移動學習的信息化學習資源。職業院校開發了大量信息化專業教學資源,但使用效果不盡如人意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于缺乏對學習者需求的考慮,因此必須及時完成對“教學資源”向“學習資源”的改造。一方面,改造要體現可視性和交互性,可將紙質文本轉變為圖表、動畫或視頻,在紙質教科書中或者在操作設備旁提供二維碼,移動終端掃描即可拓展閱讀材料或觀看視頻,從而將傳統的“一維”資源改造成“三維”甚至“四維”教學資源;另一方面,構建信息主動推送機制,將原來文本的、整體化的課程信息進行切割,依據教學進度向移動學習終端定時推送,改變學生學習習慣和行為模式。


彩神-官网